• 浙江现共享汽车“坟场” 车主坐等国家补贴(2)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1-07 14:38 | 作者:kamo | 来源:第一财经 | 浏览:
  •   王震称,多地出现共享汽车“坟场”,是因为各家公司运营持续亏损,“与其我让它在路上跑,我要花钱维护,还不如放在田地里面,等牌照挂满3年,拿到国家和地方补贴,就把车辆报废掉。”王震如是说。

     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,2019年3月26日,财政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科技部及发展改革委签发的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规定要求,政策发布后销售上牌的有运营里程要求的车辆,从注册登记日起2年内运行不满足2万公里的不予补助。

      在实际执行的时候,新能源车主机厂与共享出行公司会结成某种利益关系,共享出行公司在车辆购置的时候,跟主机厂签了大客户协议,必须帮助后者达到拿国补、地补的年限和公里数;此外,共享出行公司有时候会提前更新运营车辆,他们会去跟主机厂谈置换,也要承诺达到后者拿到补贴的条件,对方才肯跟它做置换。

      环球车享一位负责人李彬还反映,由于共享汽车的车钥匙都是放在车内,APP锁的只是车门,所以不时会出现车辆被盗开而半夜追车的情况。

      李彬补充说,新能源汽车残值低、维修成本高,种种不利因素使得新能源汽车并不适合做分时租赁。以奇瑞EQ为例,该款车补贴完之后是6.98万元,3年的残值是车价的20%左右,而同期的燃油车残值大约能有60%。此外,新能源汽车的电池包如果坏掉只能更换、不能维修,而换一个电池包的费用是6~7万元,相当于买一辆新车的价格。

      李彬同时表示,环球车享正在实施收缩策略,即城市覆盖面和网点数量减少,以降低运营成本;全国范围内,环球车享实现盈利的城市屈指可数,盈利性较好的是福建沙县,原因之一是当地交给代理商来运营,代理商比起直营在控制成本上更有优势,且当地车辆使用环境相对宽松,减少违章等额外的成本支出。

      共享汽车死亡潮

      共享汽车诞生于共享经济的大浪潮之下,2013年7月,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和同济大学等机构创办的EVCARD,成为中国首个共享汽车公司。此后新的共享汽车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快速涌现。

      截至2017年,中国已有36家共享汽车公司,从投资人背景看,可以分为车企、互联网公司以及汽车租赁公司等几大派系。2019年,市面上存在的共享汽车平台达119个之多。

      伴随着急速的扩张,初期的共享汽车公司破产倒闭、用户押金难退、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不时发生。

      成立于2014年3月的友友用车是最早倒下的共享汽车公司,友友用车的前身为“友友租车”,主营业务为电动车分时租赁。2017年,友友用车宣布破产倒闭,其创始团队成员亓立明解释原因是车、人、充电等成本居高不下,盈利遥遥无期。

      2015年,由北京大梦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自驾出行产品EZZY在北京上线。当年4月,EZZY获得策源创投40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,2017年初,EZZY宣布获得A轮融资,但是当年10月,EZZY团队正式宣布解散。

      2018年,宣布停止服务或倒闭的共享汽车公司剧增。2018年1月,名为“途宽易”的广州共享汽车平台被曝出拖欠500多名用户数十万元押金的消息。2018年5月,麻瓜出行宣布由于公司业务战略调整而停止服务。2018年6月,中冠共享汽车在进入山东济南仅1年后就停止服务,多名用户反映押金难退,客服电话无人接听。

      2019年6月,戴姆勒旗下的共享汽车品牌car2go宣布,将于2019年6月30日正式结束在中国市场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业务,并已提前启动押金和账户余额的退还程序。

      2019年下半年,多名用户因押金退还问题向法院起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途歌”),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执行局的回复是:途歌名下涉案数量众多,但该公司没有登记在册的房产和车辆,银行卡账户也没有剩余可控金额,所以无财产可供执行。启信宝数据显示,途歌的失信信息36条,被执行信息128条,作为被告共有28条立案信息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